離休干部陸超虎
2019-12-04 09:07:28 李廉德來源: 永安市融媒體中心  責任編輯: 阿仁  

陸超虎,浙江省東陽市人,1930年生,1949年2月參加革命,1950年入黨,當過游擊隊戰士、武工隊員,參加剿匪、減租、土改。1951年支援福建,歷任農村區長、黨委書記、地委工交部秘書、福建省三明供電局黨委副書記等職,1985年提前離休。離休后,繼續發揮余熱,著書立說。

支援福建 服務工農

1951年4月,組織決定陸超虎支援福建。5月,福建省組建土改大隊,他派到永安專區,在永安學習半個月后,分配到明溪縣坪阜鄉搞土改,后任第一區副區長,在胡坊舉辦物資交流會。1952年全國實施干部定級,陸超虎定為18級,與黃月清結婚。1953年,貫徹過渡時期總路線精神,他試辦初級社。1954年調永安地委工業部任秘書。1956年永安專區撤消,永安劃給龍巖專區,陸超虎調龍巖地委工交部任秘書。1957年下放永安貢川區當區長,1958年調永安縣委工業辦公室工作。1959年在貢川創辦耐火磚材料廠,陸超虎任廠長,1961年下馬。他到龍巖地委學習,學習回來調到安砂任黨委書記。1962年春節前,他用毛竹將牛鼻泉的水引到安砂大隊,解決社員吃水問題。他發動機關干部“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”,搞“瓜菜代”,允許農民“自由一季”,度過困難時期。1962年冬至1963年春,安砂遭50年一遇大旱,陸超虎組織社員種地瓜和晚稻,獲得豐收,不但群眾有飯吃,還完成糧食征購任務。1963年冬調資,升級面40%,他11年未調,仍兩夫妻都讓給別人。他在安砂籌建一座革命烈士紀念碑,親自設計,選定地址,豎一塊刻上烈士英名的英雄榜,撰寫《前言》,從《毛主席手跡》中,選取“安砂革命烈士紀念碑”九個字作為碑名。后建成烈士陵園,年年清明節,安砂中小學生和干部群眾祭掃瞻仰,成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。

1964年10月,他奉命到縣里集中參加“點上社教”,在上杭集訓搞“三整三查”。集訓結束,調到南安蘇厝大隊當工作隊長。1965年10月,他調去參加寧化“四清”運動。1966年7月,“文化大革命”波及寧化,提出“以文化大革命精神搞四清”,“左”的傾向越來越嚴重。但是陸超虎頭腦清醒,牢記毛主席“實實求是”的教導,堅持執行黨的政策,卻被領導說成是“為四類分子翻案”,宣布他停職反省。有人還說他是“敵我矛盾”,發動群眾寫大字報批判、圍攻。他的檢討通不過,受到撤消工作隊長職務的處分,無事可干,就讀《毛澤東選集》。他的冤案,直到1979年才平反。

“文革”初期,陸超虎遭批判,參加清理階級隊伍學習班,下鄉勞動。但安砂群眾仍叫他“陸書記”,尊敬愛護他。1969年9月,縣革委會安排他擔任光巖水電工程總指揮。1970年11月,成立安砂水電站工程指揮部,他調任該指揮部廠房隊黨總支副書記。1974年7月任指揮部辦公室主任,是核心組和領導小組成員,主要負責政治思想工作。1975年10月30日,第一臺機組投產發電。1978年4月,省水電局調他到永安火電廠當保衛科長,抓落實政策工作,經三明地委驗收合格。1982年2月,省水電廳調他任三明供電局黨委副書記,兼永安供電局黨總支書記,按中央、國務院要求,抓企業整頓。1983年10月,經省水電廳檢查驗收合格。由于他性格耿直,敢說真話,工作遇到困難,于是向組織打辭職報告。經省電業局批準當調研員,專做調查研究和政治思想工作。

離而不休 奉獻余熱

1985年5月,陸超虎提前5年辦離休手續,開始人生第二個春天。

離休后,陸超虎從事企業思想政治研究,撰寫論文,有兩篇被三明市政研會評為優秀論文。1989年,他當選三明電力政研會副會長;1991年應聘省電力政研會特約研究員。他按政研會提出的課題進行調查研究,撰寫論文。如《論兩張皮》,不僅被評為三明市政研會優秀論文,還在全國職工政研會刊物《思想政治工作研究》發表;《當今是否還在失誤》刊登《中國電力政工》。2001年,他有11篇論文分別被評為三明電業局、三明市、省電力局和國家水電政研會優秀論文,有5篇分別在省級《政工通訊》和全國《思想政治工作研究》、《中國電力政工》發表,榮獲中共三明市委先進工作者稱號。他還參加老年文化研討會,論文《老有所樂與老年文化》,參加省老年學研究會交流,收入《老年學論文集》。

1989年,永安成立關心下一代協會,陸超虎應聘永安一中校外德育輔導員和老同志報告團報告員,深入中小學、農村和企事業單位作報告200多場,榮獲永安市、三明市優秀校外德育輔導員、關心下一代先進工作者稱號。1996年,他受市關工委之托,編寫愛國主義鄉土教材《永安歷史名人》一書,印發全市中小學、機關、鄉鎮村和企事業單位學習。2001年6月19日,在紀念建黨80周年活動中,71歲的他到羅坊鄉作黨史報告,當晚患急性胰腺炎,住院治療一個多月才康復。他撰寫的參加關工委工作感想體會文章《不為謀生的關工樂無窮》,收入永安市關工委編輯的《永安市關心下一代工作研討會論文集》。

他離休不離黨,熱心做拾遺補缺工作,常向永安供電局、三明電業局、省電力局、永安市委和黨中央反映情況、提工作建議,有的被領導采納,付諸實施。如1996年,他在三明江濱路舊書攤發現一本印有“絕密”的黨內文件匯編,即買回來,寫信給三明市委保密委員會建議注意做好保密工作。三明市委組織部即派人登門取走此匯編,向他表示感謝。1998年,他在四川療養途經豐都城時,看到書攤上擺著一些污蔑我黨的反動圖書,即寫信向


圖片精選

11111
双色球17018蓝球预测